一只废瑞

醉里论道 醒时折花

社保!我男人(bushi)

Rg:

露伴老师的早晨😌😌😌这张单发一下其他的露我攒攒再发嘻嘻嘻(脐钉和内裤是私欲

麋鹿阿水与它的蓝眼睛小宝

波波是森林里最漂亮的雄鹿,年轻有力而又自由——他曾在一个大族群里默默无闻,直到森林外的草原狼被击溃,他为族群为森林出了一份力打了一个漂亮仗。

它成功了,也变得孤独——它太年轻了,初次崭露头角,族群里声音纷杂。终于,它成名了,也离开了。在森林里游荡的它,又遇到一只宝蓝色眼睛的羚羊。它们在同一个战场上相遇过,对方叫他阿水。或者说这个森林里,都知道有一只矫健的鹿,叫阿水。

羚羊通体雪白,蓝色的眼睛里常有温柔笑意——那是它,一只雄鹿,很少见过的。蓝眼睛经常把哪有最新鲜的泉水,最好吃的果子告诉它,它们形影不离。

它把蓝眼睛介绍给了它的朋友们,对方不负众望把一切补给分享给了大家。大家喜欢上了这只小羚羊,便叫他宝蓝。

阿水叫它蓝哥——面对蓝哥,它总是很聒噪——想回答宝蓝便会很耐心,懒得回答的时候宝蓝就默不作声,笑得眼睛眯起来。

宝蓝很忙,跑来跑去,为大家服务着。有时候它和阿水一起,慢慢的,更多时候,它越来越看不到蓝哥了。

阿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但是他实在是太年轻了不知道如何表达。它灰溜溜的路过宁的窝,帅气的无主猎狗睁开一只眼,就着暖暖和和的阳光又趴了回去——旁边漂亮的红狐女朋友正给它梳理着尾巴……

阿水觉得更烦躁了——


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梦想

包包包子铺!:

江湖梦未老,

英雄尚年少。


感谢你,感谢你们,

为我们,为世界,带来一场场精彩的幻梦。


R.I.P.

猫比你溜[番外]

后记,给银耳太太的500fo贺文。 @银耳心态超好der 喜欢你,会加油入昭野!


“……原来你这么喜欢猫?我现在这样也没见你热衷于偷拍,嗯?”腹诽着在电脑前一通乱秀的人,宝蓝兴致缺缺[兴致勃勃]的,鬼鬼祟祟[明目张胆]的翻看杰克的相册。


第一张-

阳光正好,喜欢囤积食物的电竞宅抱着他出现在小区门口。帅气小哥哥和漂亮猫咪的组合总是引人注目。喻文波吸着酸奶,胳膊肘挎着购物袋,另一只手稳稳的托着他,无意留心于偷拍的几个小姐姐。忘了是嫉妒还是霸道的心理,他使劲儿用脸颊磨蹭着“主人”的脸颊。喻文波一愣,嘴角接着从善如流的翘起来-于是隔天这张图就出现在了粉丝群里,没想到被他保存了下来。


第二张-

察觉到钥匙插入门孔的声音,他敏捷的从椅子上窜下来。喻文波裹挟着屋外的寒气,他看到他,尾巴不自知的高高竖起,尖端形成了一个温温柔柔的小弯钩。捕捉下来这一幕的对方把手机收起来搓搓手把外套拉开,臂弯刚形成一个位置猫咪就猛的跳起来,安安稳稳缩进他的怀里。


第三张-

喻文波等着电脑前的泡面,热气正从不小心戳破的盖子里袅袅升起。吃饱喝足的蓝哥窜到他的腿上,在他的大腿和肚子上踩啊踩-出什么事了吗?可是宝蓝没叫,还好像很享受。福至心灵的悄悄把摄像换成录像,他突然觉得心脏好像也被轻巧的小爪子踩了几下,轻飘飘的发痒。终于踩累了,他停了下来伏在人类的大腿上,任由对方一只手嗦面,一只手轻轻柔柔的从他的头顶捋到尾巴尖儿。


……


[喜欢你]


[依赖你]


[想一直在你身边]


一张张照片里,身为猫咪的他毫不保留的用肢体动作表现着一切。耳朵里也有心脏吗,只有一片震耳欲聋的声响。


电竞椅转向了他,结束了一局的人好奇的望向突然安静的方向-王柳羿从脖子红到了耳尖,手中是他的手机-大事不妙!


沙发上的人掩饰一般的咳了几声,缓缓举起手机,清了清嗓子,公开处刑-


……“这张猫蛋蛋的照片是怎么回事,嗯?”


[水蓝]主播的猫打电竞都比你溜(完)

联文,实名pick银耳太太


银耳心态超好der:

*喜闻乐见猫化梗,日常无脑甜操作 


*和 @一只废瑞 的联文,她的脑洞真的特别特别可爱! 


*感谢每一个喜欢和推荐,如果有评论就更好了(xxx


------------------------------------------------- 







1




奖杯长毛……呸,长猫了。 


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从奖杯里探出头来喵喵叫的时候,扛完伤害再扛奖杯的喻文波手中一沉,心里也一沉,游戏体验更差了。 


所幸到了宾馆房间,刷开房插上电把奖杯垛到地上一气呵成活动了一下肩周的水老弟心情绝佳。所以他没有大动干戈,只是很客气的打开窗—— 


“请您出去。” 


“喵?” 


“请您出去。” 


“喵喵喵?” 


我真傻,真的。喻文波感叹,是打傻了吗,自己竟然和一只猫说话。也是,现在的他看来今夜阳光明媚,任何不合理的事情都无比顺眼。他从善如流的把猫抱出来,不理会猫咪的疯狂挣扎。 


“我可没这么多耐心……蓝哥睡了没有,问问他怎么办吧……”掏出手机很轻易地按了下——幸好设计成了简洁键,抱着猫打回电话都不容易。 


“嗡……”振动竟然从屋子里传出来的,“好啊王柳羿,在我屋里躲着。”等等,他没房卡啊……脑筋终于急转弯了一次的小老弟四处搜寻,最后在奖杯底部发现了宝蓝的手机。 


阿拉丁神杯是你吗?以前没拿过没办法,怎么没人告诉我世界赛奖杯功能这么神奇的?阿水震惊了,又冷静下来。或许有没有可能—— 


“蓝哥,我是杰克。”得,又当一次蛇精病。对猫说出这种话幸亏没有其他人听见。谁知猫咪听了他的话竟然真的安静了下来…… 


“是……是你吗蓝哥?” 


这下猫咪彻底安静下来,缩在他怀里,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 


是他!和手抖空Q时的宝蓝表情一模一样!所以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宝蓝变成猫就不认识他了,一开始一点都不听话…… 


等等,既然变成猫和本人没有区别,那么应当能认得出来…… 


妈蛋,这猫近视! 




2




“宝蓝什么时候开播啊?” 


喻文波读到这条弹幕,默默地瞟了一眼电脑旁窝着的某猫咪,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呃,我不知道啊,你们自己去问……” 


怎么可能问得到。该正主已经在他家美滋滋地酣睡了半个月,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再不然就是眯着双近视眼贴在电脑旁边ob他打rank,小日子极其滋润,哪里还记得直播。 


本来他寻思着长出猫来怎么想都是奖杯的错,却鼓捣了半天也没弄出个所以然,只好将就着先自己负责把猫主子供起来,说不定哪天蓝哥就自己变回来了。 


但是……这只猫完全很享受的样子是什么情况啊喂! 


每天起的比他还早,早早地就窝在电脑前面,在那儿等着他去打rank,还得意地翘着尾巴。 


要供着它吃,忍了,它倒还时不时为不够美味抗议绝食。要供着它睡,忍了,它倒还嫌弃窝不够暖和大半夜跑到自己床上占个位。要被它ob,忍了,它倒还在看到他偶然的失误操作后喵个不停。 


所以拿到冠军的奖励就是给他从天而降了一只猫主子吗?这算赚还是亏,阿水的头更大了。 




3




摄像头似乎出了点问题,喻文波出去找了另一个闲置的回来,rank竟然已经排进了,等他坐下定睛一看,自己的号锁了个发条。 


毫无疑问,是正悠闲地趴在一旁挑眼观察他表情的那只猫干的。双方眼神交流,心领神会。 


你不是近视吗! 


近视还为你煞费苦心找到了奥莉安娜,更要夸一下吧。 


视野一片漆黑的弹幕观众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喻文波掏出了这个恐怖的英雄:“小老弟你怎么回事?”“这是要向我们证明一下你的发条比隔壁ad还是强那么一点点的吗?” 


喻文波理屈词穷,只能在把摄像头弄好后,硬着头皮开始他发条魔灵的快乐峡谷一日游。 


龟龟,连闪现也没给他带。 


幸好过程还算顺利,拿下某个人头后喻文波安心地草丛B,手已经离开键盘去拿水喝。头顶死歌的大招亮起的刹那他还没来得及放下杯子,说时迟那时快,一只毛绒绒的小爪子刷地盖上键盘替他瞬间按出了治疗术。 


龟龟…… 


愣住两秒后,问号刷了他的直播间满屏——虚空治疗?主播开挂举报了!“不是……”喻文波只好把他蓝哥拎到镜头里来,向粉丝们挥挥它这只打电竞的爪子,“它干的。” 


“主播竟然让一只猫给你背锅,不要脸!” 


“阿水你什么时候养的猫啊?” 


“所以这把发条是它玩的?实锤了,杰克辣舞打的还没有猫溜。” 


喻文波欲哭无泪。 




4




购物车被血虐。 


“做宠物博主的人是因为爱与责任吗?不,是血厚。” 


           by知名水货游戏播客 JK.赤贫.文波.love.喻 


不过养猫的这么些天里,阿水也知道了他的蓝哥的很多……习性?除了每天都起的很早之外—— 


对洗澡并不抗拒,但莫名其妙的要用他都觉得烫的水。 


像猫一样喜欢小鱼干,不喜欢吞拿鱼罐头,甜食兼容性很高。 


最麻烦的是剪指甲必须用猫包,不剪的话保不齐你放大招的时候给你后脖颈一爪子,弹幕一片“?”“空大?”“飘了?”的声音。 


喜欢被挠后脖颈,不喜欢被碰到相当于人类喉结的下巴颏儿,肚子可以用来暖手,每天醒来都眼泪汪汪的。 


对了蓝哥儿的作为公猫咪,他的猫蛋蛋是hdvudnhjdhdjdjfdrtsjdbxjjs…… 


又被挠的好惨……想来也是,说是猫咪干的,毕竟实力在那,把蓝宝儿抱出来粉丝绝对信。喻文波惨叫着跑到卫生间照了照镜子:帅脸没事,几道印子也特别淡。看来蓝哥手下留情了啊……爪下留情。洗脸洗手出来,宝蓝正在沙发上舔着爪子晒太阳,毛茸茸的,温柔又安静,和他原本的感觉相差无几。 


“咪?”闻到喻文波靠近,猫咪既不愧疚也不躲:“咕噜噜,噜噜噜。”嗓子眼里冒出的是亲昵的依赖感。 


“你什么时候能恢复啊……都不愁的吗?”我一点也不想把你抱给粉丝看,无论是你的人,还是你的猫。 


他脑海里甚至有一个近乎疯狂的想法—— 


[如果你一直是这样的话,是不是我什么都做你就会一直是我的所有物了……] 




5




嗨嗨,醒醒。 


被一猫爪拍醒的阿水无奈地起床洗漱,盯着镜子里渐渐有了猫奴相的自己开始了新一天的发愁。 


如果他只是个小主播,日子这样过下去倒也没关系。可是…… 


以免引起正主失踪了的恐慌,喻文波隔几天就很贴心地学蓝哥的语气炸炸粉丝群,却每次都会被认出来。粉丝已经开始怀疑这两人是不是天天腻在一起,问题很大。 


是刚拿了世界冠军的辅助神秘失踪更诡异还是下路组合恋情曝光更劲爆? 


喻文波一个激灵,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当然是——全都不行! 


说起来时间越长蓝哥也越来越不乖了,刚开始还是颇为享受的小猫咪,日子一长才渐渐焦虑了起来,可怜的沙发角可以作证。 


除此之外,它还爱上了在直播间抛头露面,时不时还要抢他的键盘惊艳操作一把,收获一众粉丝。直播间多了一大批看猫的“忠实观众”。 


人不如猫。 


镇静,小场面,你可是hold住s赛的男人。想想你闪现下去A出那一下的霞是怎么……想个锤子!蓝哥被饿得喵喵叫了,赶紧刷完牙做点吃的去。 


最近手上的创可贴越来越少,阿水准备猫食的节奏越来越溜,围着围裙的未成年有条不紊地摆开猫零食,没发现自己的手机被架在流理台上扶正,摄像头打开了前置。 


ig丶JackeyLove


发布于十分钟前 


[视频] 


…… 


“猫奴哈哈哈哈哈”,“17岁电竞冠军当场签约新东方,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等一下,重点不是这是谁拍的吗”“我的妈呀,女友视角吗”“什么女友啊,我猜就是蓝哥”“不会吧,真的住一起???” 


“王!柳!羿!”黑着脸关掉直播间,喻文波这下跳进河道也洗不清了,一只手提着猫咪的后颈把它拎过来,就像平时突袭蓝哥的脖子一样,“能的你,我……” 


小猫在他身边可怜兮兮奶声奶气的叫着,他深呼吸,在一条热评下回复:“是蓝哥寄养的猫[doge]他这两天要出去[doge][doge]” 


然而事情根本不受他的控制,“出去哪,根本就是在你家”,“粉丝群里昨天还说在家呢”,“都一起养猫了还说不是真的?”,“阿水你们公关真的不行噢”,“等一个官宣~” 


…… 


喻文波盯着眼前这只因为近视眼神迷离的猫,怀疑人生。 


为什么全世界都觉得我在和这只猫谈恋爱啊? 




6




猫咪是最没有安全感的动物,没有之一。 


王柳羿凑在屏幕前一行行的读喻文波没关的电脑,有点手足无措。他不知道怎么表达这种慌乱 ,像被遗弃的小动物——现在他就是只小动物,无助地喵喵叫着,孤零零的徘徊在偌大的房间里。 


杰克去哪里了啊,自己只是去阳台溜达了一圈,这个人就不见了。和平时出去游走做做视野回来下路人就没了一个德行。 


唉,算了,拉不住的,小猫咪又没有塔姆王的大嘴。 


王柳羿百无聊赖地重新趴回电脑旁边。这地方他趴了一个多月,没办法,猫咪能做的事有限,不得不说眯着眼在这里边ob边打着瞌睡是很舒服的事。和杰克这样待着,也是很有趣的事。 


不用直播,不用走动,不用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包吃包住,我行我素,一身皮毛沾染喻文波怀里的温度。他觉得挺好玩的,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之后,小宝蓝没法心安理得。 


这样的时光是大好时光,却不是他们所追求的时光。 


他记得德杯开始训练的日子快要到了。 


最近半个月用各种胡闹提醒杰克该找找办法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领会。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呃,头好晕,最近是真的冷…… 


迷茫的小猫咪垂下头,缩成一团浑浑噩噩地进入梦乡。 




7




喻文波扛着水,啊不,扛着他的奖杯回到家的时候,发现盆里事先留好的猫粮没有动。 


大事不妙,喻文波连忙冲进房间里抱起那只发热的傻猫,直奔着楼下的宠物医院去,好一顿折腾之后夜至深了才再回到家。 


小猫咪乖乖地窝在他怀里,很少有这样的时候。就像平时蓝哥也不常单纯地依偎他,总是爱在温馨的氛围里皮一下,让他“帅不过三秒”。 


喻文波在奖杯里搭上一个窝,动作轻柔地把熟睡的猫咪放了进去,这么做挺无厘头的,但走投无路的喻文波已经只能想到这一步了。 


希望美梦蓝做个美梦,然后就能快快变回来。 


喻文波虔诚地对着这给他带来许多欢喜与忧虑的冠军奖杯许愿。他所不知道的是,半夜醒来的猫咪又悄悄地爬到了他床上,窝进他怀里享受最后一段梦幻时光。 




8




晨光洒进空空如也的奖杯。 


“我猫呢???” 


但电脑桌前并非空空如也。 


“杰克,早呀。” 


双手正敲着键盘打rank的人回过头来,笑着对他说。 


























END. 


------------------------------------------------- 


*滴,小猫咪下线,塔姆王上线~ 


*之前在《胡显昭与他的七个田野》里也写过一点点猫化,比较生硬。这次奖杯长猫的脑洞是阿瑞写的超超超可爱! 


*并没有养过猫,所以应该有很多细节BUG,多谢海涵。



主播家的猫打电竞都比你溜[一]

奖杯长毛……呸长猫了。

扛完伤害再扛奖杯的喻文波手中一沉……游戏体验更差了……等等,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从奖杯里探出头来,喵喵叫。

所幸到了宾馆房间,刷开房插上电把奖杯垛到地上一气呵成活动了一下肩周的水老弟心情绝佳。所以他没有大动干戈,只是很客气的打开窗户-

“请您出去。”

“喵?”

“请您出去。”

“喵喵喵?”

我真傻,真的。喻文波感叹-是打傻了吗,自己竟然和一只猫说话。也是,现在的他看来今夜阳光明媚,任何不合理的事情都无比顺眼。他从善如流的把猫抱出来,不理会猫咪的疯狂挣扎。“我可没这么多耐心……蓝哥睡了没有,问问他怎么办吧……”掏出手机很轻易按了下-幸好设计成简洁键了,抱着猫打回电话都不容易。

“翁……”振动竟然从屋子里传出来“好啊王柳羿,在我屋里躲着。”等等,他没房卡啊……脑筋终于急转弯了一次的小老弟四处搜寻,最后在奖杯底部发现了宝蓝的手机。

阿拉丁神杯是你吗?阿水震惊了,又冷静下来。

或许有没有可能-

“蓝哥,我是杰克。”得,又当一次蛇精病。猫咪听了他的话竟然安静了下来……有门!“是……是你吗王柳羿?”这下猫咪彻底安静下来,缩在他怀里,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

是他!和手抖犯错了的宝蓝一模一样!所以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宝蓝变成猫就不认识他了,一开始一点都不听话……

等等,既然变成猫和本人没有区别,那么应当能认得出来……

妈蛋,这猫近视!


今天的the shy也在发亮

偷偷产一点,悄悄进圈子。

[只要装语言不通就好了,真的]the shy今天也很果断。

阿阿,不果断的话,难道等着对面有了两个大龙再抱个龙种从眼皮子底下溜走才算完吗,太逊了吧--真的,真是要瞎了他的狗不,龙眼。

“真的,听过打完这仗我就回去结婚么?”王柳羿把涮好的肉片送入自己嘴里,吃相安安静静的落入jkl的眼睛里。“?宁结婚都知道啊怎么了?”真的,我看微博肉鸡搞得鬼了,求求你不要点名了真的:“我的锅开了。”

“唔,蓝哥的意思是肉鸡也长大了,搞不好先结婚也不一定呢是吧--”不要说出来啊狗贼,让我保持一下安静腼腆人设行不行!笑,还笑!看好你的AD!“嘛,羞哥,男大当婚哦。”接下喻文波的一筷子肉,宝蓝笑得美滋滋。f**k,狗男男没眼看啊。“唔,杰克,他们又催你结婚抱娃了吸吸吸。”“安静吃肉,你不生就别逼逼!”凶也奶凶,更像是打情骂俏好吗!

真的,羞男,算了算了。

别拦我了,你看我理你们吗。算了,看在你们是队友的份上……

祝你们的感情有一天也能像夺冠一样昭告天下。

祝你们竹马成双,也祝我们都永远年少为王。


[仗露]死亡色号和联名款

谢谢太太们的脑洞,让一个学数学的家伙快乐的苟活。

诸君的生活中,遇到了漫画联名款,比起认识漫画家,还是追求正版吧……

混血儿一词,几乎与颜值高这个词一母同胞,仗助不甚在意,他身边的女孩子倒是侧面证明了这件事--高大的身材,深邃的蓝眼睛,流畅的轮廓,立体的五官以及……今年来越来越好的衣品?

“仗助军打篮球真是太好看了……呀!他在看这边!”花痴A,是谁给你的自信?

“加油!对的呀,身材真的是不得了,看他的肩和腰……我要昏过去了,救命!”花痴B昏厥状。

“这样的人穿校服挡不住……你们看过他的常服吧,也有品的不得了!”花痴C目不转睛。

“真的!说起来好像没见过呢,好想get同款啊!!!”要喊破喉咙了,欢呼声太大了,花痴D无奈。

“说起来-我上次-看见他-书包里-有支口红-不会是-有恋人-了吧!”花痴E声嘶力竭。

“欸!”

……这家伙,不会是移情别恋了吧?岸边露伴停下笔-油性颜料刚在一件毫无亮点的白色卫衣上勾勒出半个曼妙的图案,他就觉得腰也不舒服,脖子也难受,一定是因为太累了,√,就是这样。他坚决不会承认自己瞥见那支口红的时候那种微妙的感觉,怎么说呢,成年人冷静的要命,但是心里的一块咯噔了一声,就被近乎自负的自信压了下去。

漫画家的为人,怎么说呢,算是个完美主义者了吧……如何完美的画作,稍有不妥就会被废去重画,坚决果断。就如同他刚才画在衣服上的图案,完美的配色由于他少见的分心,现在看来也不过尔尔。他终于是叹了口气,没有画下去的冲动了。

怎么能像个争风吃醋的女人……工作啊露伴!反正这件事,他是不会开口的,他岸边露伴是最最优秀的,怎么有人能比过!不问,坚绝不问!选了岸边露伴当恋人的家伙,再怎么愚蠢也不会眼瞎吧!

因为丢了几个球,赢的有些艰难……谁叫这两天露伴那个别扭家伙总是臭着一张漂亮的脸……尽管平常恋人也没什么好脸色,尽管……那家伙臭着脸也很好看啦!打完球的脸有些热,他错身谢过想要递毛巾递水的女孩子们,有些郁闷。郁闷归郁闷,还是要赶紧回去,有人等着自己一起吃饭呢。

“我回来啦!露伴今天有没有想仗助君?”围着围裙的人错身躲开了他的拥抱,一脸嫌弃:“没有,滚去洗澡!”“知道啦!”仗助行云流水一般甩下外套和书包,然后……有什么东西,公然掉在了沙发上……他手忙脚乱要去把东西捡回书包里,一抬头,恋人的脸上黑的一比,尴尬在两个人之间蔓延。

“……去洗澡……”他偷偷撇了撇露伴:阴晴不定的脸,好看的眉梢微微抖着,嘴唇抿成直线--这种表现,害怕是不可能了……生气了?等等他不会认为这是女孩子的东西了吧?“算了早晚都要送给露伴的那就今天吧我去洗澡了露伴不要太感动哦白白……”保命要紧的野兽直觉下,他把东西塞进对方手里一溜烟跑进浴室。

“露伴递一下衣服给我!”什么啊,原来不是想隐瞒什么……原来这玩意是给我的?露伴缓缓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件卫衣已经被自己递进了浴室--“等等这个画坏了我-唔嗯!”还没缩回手,对方发型散了的大脑袋就从门内伸了出来,给了他一个湿漉漉的吻,又很快缩了回去。

里面伴着水声又很快传来一阵嘲笑“怎么不打开看看颜色呢?原来露伴吃醋了呀!”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吃醋!露伴打开熟悉的贵妇牌子包装,神秘而优雅的孔雀蓝膏体与他面面相觑。

这种死亡色号,怎么可能有除了露伴的人涂了艳惊四座?仗助搓着星星印记笑了起来:这个独独在人际交往上不完美的人,才是自己应该用尽心思爱的人。

至于粉红暗黑少年什么时候和运动品牌出了联名款?认识作者就是这么任性,仗助如是说。


[仗露]回溯浪漫

仗助并不知道这是哪,甚至不知道在这里,自己是谁。
足够和煦的阳光,足够陌生的长椅,足够茫然的少年。
长椅上,有一个背向他而坐的人。不需要一秒就能认出的背影,把他的心按回平静--在速写板上奋笔疾书的人儿穿着米色的简单T恤和长裤,发型没有斗志昂扬,被熟悉的发带束缚着竟有些温软服帖。“他并未注意到我”,仗助这样想着,便蹑手蹑脚的上前一探究竟。
速写板上勾勒的是一群振翅而飞的鸽子,仿佛就要跃出画板,像他此刻的心跳,柔软而响亮。椅子上的年轻人突然回头,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奇怪的年轻人要如此驻足,明明不相识,眼中的温柔波涛却能裹挟着暗流涌动而出。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就是这样陌生又熟悉的人啊,露伴。他终于开始认认真真打量眼前人的正脸:绿色的眼睛如果是一颗植物的话,那眼前这个青年还是未经烈阳暴晒的嫩芽,稚嫩还未苍翠。这个时间点,世事仿佛还没有精雕细琢对方的脸,同一个人,露伴的轮廓却只是单单纯纯的线稿,不华丽但是更让人亲近。微微抿起的薄唇是他紧张的表现--微妙的感觉,这个人的话,大概一瞬间就能让人爱上吧?
“……您是漫画家吗?”先试试水吧。“不吧,我才第一次投稿,只是画画的而已。”有些局促啊,这个大个子好像认识我一样:“我们……是不是认识?”
下意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露伴差点想咬自己的舌头。本来就不喜欢作画被打扰还鬼使神差的说出这种话,太超过了啊……尴尬在蔓延,但仿佛对方并未在意这件小事。
“也许吧哈哈。”仗助有些走神--什么样的社会,才能把这个青年打磨成后日的锋利模样?如果我们早点认识,是否会有所不同?
认识呀,我是你最讨厌的那个。但这个世界,仍是我熟悉的世界--无论以什么面目相遇,或快或慢,东方仗助都会爱上岸边露伴……
“醒了?”梦里的爱人和眼前的重合,他张开眼,原来已经在恋人的古董沙发上睡了一觉。对方俯下身看他,眼神中的柔和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和梦里一模一样,他不由得张了张嘴。
“想喝水吗。”
“我梦见你十几岁的样子了,好像……”“哧,多半不是什么好内容。”漫画家十分鄙夷。
遇见你以后,其他的事情比起你,就都不算什么好内容了。
“唔。”
我不想喝水,我只想吻你。
我还能更贪心,如果这个梦时间再长一点的话,我就吻遍每时每刻的你。
如果我没来得及保护那时候的你,从今往后,我会努力的。